董明珠:中國的制造業一定要插上翅膀

發布時間:2019-09-23 10:15    來源:格力電器
 

關鍵詞:格力 董明珠 智能制造 高質量發展

摘要:近日,董明珠與中國工程院劉韻潔院士一同做客由網易科技和楊瀾聯合推出的緻敬“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别訪談節目——《緻前行者》,與知名媒體人楊瀾暢談中國智能制造。訪談中,董明珠金句頻出,直率回應楊瀾提出的關于互聯網與中國制造、格力淨資産收益率、銀隆收購案、10億賭約、董明珠朋友圈等問題。

  近日,董明珠與中國工程院劉韻潔院士一同做客由網易科技和楊瀾聯合推出的緻敬“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别訪談節目——《緻前行者》,與知名媒體人楊瀾暢談中國智能制造。

  訪談中,董明珠金句頻出,直率回應楊瀾提出的關于互聯網與中國制造、格力淨資産收益率、銀隆收購案、10億賭約、董明珠朋友圈等問題。

  “進500強是一個順其自然的過程”

  楊瀾:首先要跟董姐道個喜,格力今年成為世界500強的企業,排名414位,實現了你多年的願望,有什麼感想?

  董明珠:我認為它是一個順其自然的過程。美國有121家企業進入世界500強,但他們的波音公司是121家裡面淨資産收益率最高的企業。我們中國是129家,格力同樣是這129家裡面淨資産收益率最高的。

  劉院士:現在我在關注消費領域,互聯網開始要進入到實體經濟,一個新的領域,我們現在的工廠車間,董總的車間工廠,它可以接到現在的互聯網上去嗎?它不可以。安全、服務質量各個方面有很多問題,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我現在就在從消費領域開始研究,什麼樣的網絡能滿足實體經濟對互聯網的一些需求。

  “我本來就超越他了”

  楊瀾:董姐說和雷軍這個賭約再賭五年,還是賭10億嗎?還是要加大籌碼?您有信心再次超越雷軍嗎?

  董明珠:在這個新的時代,在高質量發展的時代,我們要賭的是中國有多少企業能夠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我們中國有多少企業實實在在地走向世界。

  我本來就超越他了。不是董明珠跟雷軍的超越,我認為是一個觀念的超越。中國的制造業一定要插上翅膀,我講的這個賭約,是未來的五年中國要有多少企業走向世界。

  “互聯網像給老虎增加的翅翼”

  楊瀾:普遍來說中國的制造業利潤都非常薄,有時候就是一個點兩個點的利潤,但是格力能夠達到百分之十幾的利潤,我覺得這在業界包括跨行業都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數字,這個利潤主要是産生在什麼地方?

  董明珠:其實我最認同的就是,我們的傳統制造業它就像一個老虎,但互聯網像給老虎增加的翅翼,讓它飛起來,這就是颠覆。我們企業是從十年前,就開始有意識地做互聯網在工業上的運用。我們互聯網運用到工業制造領域的哪些方面?第一,企業内部的管理,對我們來說就是提高了效率。第二個就是生産效率,就是生産智能化,我們以前每個螺絲都是靠工人去打,現在我們機器人、生産流水線全部自動化了。11年時格力電器才800億,那時我們10萬人。我們現在做到2000億,但員工數量是過去的一半,勞動力結構發生了改變。我的這個銷售指标已經翻了1.5倍,但人減了一倍。

  劉院士:這個工業互聯網也好,這個互聯網跟實體經濟融合也好,成功與否誰說了算?是企業說了算。企業覺得幫着他提高效率了,幫着他賺到錢了,那企業的積極性就會越高,會随着這個渠道不斷地提升。

  “做得再好,還是永遠在路上”

  楊瀾:我也想問一下董姐,您說要投資300多億在智能制造方面,我很想知道這300多億是怎麼個分配法?你的重心在什麼地方?

  董明珠:我覺得在一個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沒有哪個是重點,哪個不是重點,它是一個整體運行的狀态,缺一不可。

  我覺得技術研發是需要投入的,技術研發對一個制造業來講,對一個打造産品的企業來講,永遠不存在說把它擺在次要的位置。隻是你得模塊式管理,技術很重要,互聯網也很重要。

  我們的技術永遠在路上,即使做得再好,你還是永遠在路上,還要不斷地去創新,不斷地提高産品品質。比如我們做智能家,讓冰箱、洗衣機、生活電器,所有的家用電器産品都是智能化的。

  劉院士:我認為随着互聯網業務的發展,就是整個的産業價值鍊在重構。因為原來是信息不對稱,所以哪個企業都有生存的空間。将來信息越來越對稱以後,每一個行業的産品和服務,消費者都會選最優的。所以我覺得每一個企業都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咱們要在自己的産業價值鍊當中做得最好或者最有特色,或者最有效率。

  “真正的核心競争力是人才”

  楊瀾:其實我們在談到無人工廠或者是自動化工廠的時候,那些被裁掉的工人,他們應該怎麼樣去安排培訓和再就業,也是社會和媒體非常關注的一個問題。董姐在這方面怎麼看?

  董明珠:在工業制造的過程當中,我們的自動化提高以後,我們人均效率提高以後,人就失業了?不是的。我們其實還有很多新的崗位會産生,真正的核心競争力是人才。你看我們銷售翻了幾倍,人還少了,還有大部分去搞研發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把很多的操作工人培訓成為技能工人。

  “逐步做到每個工人都有一人一套房”

  楊瀾:比如說人才,你說到搭平台、給他們機會和環境,工資待遇也是環境的重要因素之一,像華為說是給200萬的年薪來吸收核心的技術人員,格力好像過去并不是一個以高薪吸引人才著稱的企業,您怎麼樣留住他們?

  董明珠:我們這14000個研發人才,都是我們的高校畢業生。來了以後,我給他的資源就是,你想就給你幹,這是我們給他的第一個資源。第二個資源,我在12年開始推動一人一房,去年開始推動一人一套房。其實現在年輕人他要結婚嘛,要生孩子嘛,你說他本來就想搞個科研,但是找了個對象愁死了,房子也沒有,他的精力首先就拿掉了一半,他不可能用心去做科研。一人一套房,我逐步做到每個工人都有一人一套房。

  現在格力還成立了一個院士站,因為他們做到劉院士這個位置是很難的。但他在我們格力研發的技術是世界領先的,比如說我剛才講的光伏空調,就可以把他評為院士。我們的格力院士,也可以享受劉院士的待遇。我們這個院士,在社會上不一定認,但是我們認啊。

  劉院士:企業對人才不光是給工資,而是要給他一個理想。他理想的目标,是能給他一個環境、給他一個平台。另外,要信任他,要尊重他,他的困難能幫他解決。怎麼把這些人才的創造力、積極性最大限度地激發出來,這是管理者要學習的。

  “人生都是在學習當中”

  楊瀾:您平時怎麼學習?比如說像雷軍這樣的企業家,你在他身上能夠學到什麼?

  董明珠:我學的就是他的這種用互聯網思維搞營銷,是厲害的,原來上市股價十七塊錢變成八塊、十塊了。不是調侃,這也是學習。為什麼這樣?我格力當時的原始股1萬塊錢,現在變成3000萬了,這時我更加意識到自己的緊迫感,我要對我的股民負責。這并不是調侃,别人出現的問題也好,優點也好,你都要把它轉化為自己的動力。

  我覺得學習,不是要在一個時間點上做某些事才叫學習,人生都是在學習當中。我覺得在這個時代,不是說每一個人什麼都全面的掌握。作為我來講,學習很簡單,我跟你講話我都在學習。

  “首先還是要自信”

  楊瀾:其實這幾年,國際經濟環境出現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包括美國對中國一些技術上的限制,也讓企業普遍産生了一種不安的情緒。在外界的環境充滿不确定性,甚至是負面影響的情況下,格力怎麼做來确保自己的技術能夠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裡?

  董明珠:我覺得首先還是要自信,我們每天都會遇到困難,隻是困難大和小。但面對現狀我們究竟怎麼辦?那我覺得唯一的辦法還是挑戰自己,找自己的短闆。

  不要說環境不好了,我就垮掉了,或者環境不好了,我就找個理由不幹了,對吧?還是要有那種勇氣,面對現實,我如何讓一個企業走得更加健康,怎麼樣能夠生存活下去。還是要從自身去找問題。

  楊瀾:劉院士您跟我們說一說,您怎麼看待中國智能制造目前發展的水平和在世界上的一個位置,未來這五年、十年,它的發展潛能是怎麼樣的?

  劉院士:因為我們國家在過去的互聯網時代,先是跟随美國是吧?在互聯網向下一個時代變革的過程當中,中國要有自己的工作,要有自己的貢獻。我們不能讓國外老說中國撿别人便宜,我們也要給人類做出一些貢獻,做出一些付出。我覺得我們在做這個事情。所以我就非常希望像董總這樣的企業家包括她的企業,率頭在工業互聯網方面走在全國的前面,或者走在全球的前面。

  董明珠:什麼叫企業家?就是要有家國情懷。一個國家都沒有的時候,你這企業還能存在嗎?一個國家如果好,要我們多少個企業去支撐?企業是什麼?就像一個人體的細胞一樣,每個細胞都是健康的,這個人就健康,每個企業都是健康的,那國家就強大。所以我覺得,當今已經不是過去逐利而行的時代,企業家應該要舍得去投入。

  “創新就是永遠挑戰自己的過程”

  楊瀾:我希望兩位分别為我來诠釋你們對一些核心詞或者叫關鍵詞的理解,給董總的這個詞是“創新”,給劉院士這個詞是“奉獻”。

  董明珠:創新,我認為對于一個人來說,實際上就是永遠挑戰自己的過程,這樣你才可能有創新的決心。

  第二個我覺得,作為一個企業家來講,掌管一個企業時你的使命已經發生變化,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不是把自己本職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你更應該有一種情懷,關心你的員工、社會、國家、世界。我覺得創新的含義非常深刻,當你有了這樣的一個使命擔當,你對創新的認知會更深刻。

  劉院士: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對社會做出自己的努力。而且每一個人都有理想,都有抱負,都有一個夢想,但是怎麼達到這樣一個目标,怎麼實現自己的理想?我認為“奉獻”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品質。如果沒有奉獻的精神,你再聰明,也達不到你的目标。因為我們國家現在這麼多人,每個人都會有一本難念的經,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困難,再困難的情況下,我認為奉獻的精神都不能丢。

  “朋友的界定不是天天卿卿我我”

  楊瀾:人們都說您有一個非常強大的朋友圈,有事一幫忙,都是王健林、劉強東這樣的。你這個朋友圈究竟有多強大,平時聯系的時候大家會聊些什麼?

  董明珠:其實我覺得朋友不朋友,你說我跟王健林真的是朋友嗎?我說談不上。你說不是朋友嗎?當你在困難的時候,他也會來幫助你。我覺得朋友的界定不是天天卿卿我我,而是一個認知的共同,就大家對這個價值觀的認知是一樣的。比如說我們願意因為我,而能夠真的改變這個世界,或者是因為我們,真的讓更多人幸福。我覺得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僅僅是個人财富的追求,而是應該追求整個社會的财富。

  “我們能不能有真正自己民族的東西”

  楊瀾:您是一個非常有判斷力的人。在您對一些問題猶豫不決的時候,您會找什麼樣的人商量?

  董明珠:我好像不太商量。比如像收購銀隆就是一個典型案例,當時因為格力想收購它,但确實後面有陰錯陽差的問題,沒有收購。我覺得根據國家未來的戰略,我們也應該去選擇它。更重要的是我們在汽車行業一直沒有走在世界前列,或者嚴格來說沒有真正的話語權。你看我們常講寶馬、本田、奔馳對吧?我們能不能有真正自己民族的東西,而新能源是未來世界的一個趨勢,我覺得我們現在跟别人是在一個起跑線上,而不是彎道超車。

  “格力和我是分不開了”

  楊瀾:您在格力服務其實已經有30多年了是吧?如果有一天真的退休了,你會放心把企業交給什麼樣的人?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考慮退休這件事?我知道,你現在還幹勁滿滿啊。

  董明珠:30年了,當我退休時候,把格力交給的這個人,一定是讓我放心的人。如果不放心我怎麼可能交給他,一定是他能夠承接。其實當時我就在思考這個問題,就是一個領軍性的人物,他首先要具備的就是奉獻精神,舍棄自我。我覺得我們企業還是有這樣的人的。

  格力和我是分不開了,即使我退休了,我也會去關注,我不管,但是我會去挑刺。你接不接受,但我得挑剔,對吧?因為格力是我們那麼多人創造的。

  “隻有一個夢想”

  楊瀾:你還有什麼夢想,你還有什麼自己想做,還沒有機會去做的事?

  董明珠:我沒有什麼想做沒機會做的事情,你要想做那就去做。我的夢想的話,現在全球五個人中就有一人用的空調是格力,20%以上,但是遠遠不夠。(楊瀾:我的意思你有沒有除了格力之外的夢想,個人的夢想有沒有?)隻有這個夢想,夢想多了就分心了,隻有一個夢想,它才是孜孜不倦、樂此不彼的狀态。

(責編:)

陳肇雄:共建工業互聯網發展新生态 繪就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新圖景

2019年10月21日,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主辦,浙江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浙江省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承辦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工業互聯網的創新與突破論壇”在烏鎮召開,論壇以“産業數字化引領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為主題。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陳肇雄出席論壇并緻辭。